【漫畫】扭曲的正義比死神更可怕-談十年經典 《死亡筆記》(Death Note)

看過漫畫原作,就不再看改編的劇集或電影。這是雁橋一貫的原則,並不是因為對原著有情意結,只是同樣設計的故事多看幾次是相當沒有效率的,正因為如此我也沒有追看 Netflix 最新上映的歐美版 Death Note 《死亡筆記》。

這套經典我家中有一套,三不五時拿出來翻,離連載結束足足有 10 年前,它作為我的童年回憶影響相當重大,而這些年「正義」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斷在改變。是時侯談篇文章來談談它了。

#劇透注意報:如果你沒看過這套經典的話,下面將會涉及大量劇情哦!

如果你有一本「殺人筆記」,會怎樣做?

《死亡筆記》(簡稱 DN) 是大場鶇 (原作)和 小畑健 (作畫)第一次合作的作品,在之前 小畑健 憑著《棋靈王》聲名大噪,而大場鶇的真正身份一直有傳為《幸運超人》的作者蒲生洋,這對鬼才組合在《DN》之後亦有《爆漫》《Platinum End》,都是不可多得的經典。

雁橋首次留此到《DN》是在同名短篇,當時的設定與原版稍有不同,那是講述一名 13 歲的初中生鏡太郎撿到了死神留下的死亡筆記,並利用它實行自己的正義。,雖然和原版一樣只要在筆記上面寫上名字就可以殺人,但亦可以憑著擦膠去使人復活(這個超犯規的),而最後男主角了解到生命的可貴,是一個陽光正面的故事。

而正篇故事灰暗得多,同樣是死神流克因為某種原因而在人間遺下了筆記,但撿到筆記的是天才高中生 夜神月,他利用筆記的力量不斷殺掉罪犯(也就是寫下對方的名字,他稱這種方式為制裁),而最終的目的是建立一個沒有犯罪的世界,並成為新世界的神。

因為罪犯接連心臟麻痺死掉,全世界都發現有一種意志正在殺掉罪犯,並稱它為「奇拿」(Kira ,音近 Killer),而這就成為了夜神月的另一個身份;可是這個環球的殺人事件,各國政府又豈會坐視不理?他們僱用神秘名偵探 L 著手調查 「奇拿」的真正身份和背後的迷底,故事就演變成為兩者的「兵捉賊」。

當 L 早一步發現「奇拿」殺人的證據,就可以把他繩之於法;

當「奇拿」早一步知道 L 與相關人士的名字,就可以殺人滅口。

過程充滿試探,鬥智、推理、策略,犧牲與算計,而好死不死夜神月的爸爸夜神總一郎是負責調查「奇拿」事件的指揮官,令夜神月有機會與 L 短兵交接。隨著「第二位奇拿」彌海砂的出現、露出破綻,劇情峰迥路轉,而為了保命夜神月更一度放棄了筆記的擁有權與記憶。(太詳細的不寫出來了,反正我假設你看過原著)

最後是 守護彌海砂(而且不喜歡夜神月)的死神雷姆與 L 同歸於盡,夜神月獲得 L 的身份作偽裝,亦獨攬「奇拿調查部」的大權,如果故事在這裡完結,那就是「奇拿」大獲全勝,可是因為受歡迎的關系,他們還畫了「下半部」,個人認為較為失色的一部份,而「奇拿」的對手就是承繼 L 精神的兩位少年-尼亞與米洛。

最後夜神月的身份被發現,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是「奇拿」,並被流克以筆記的力量殺死,筆記被燒毀,故事迎來終結,而世界失去了「神」,在一片混亂中百廢待興。

看完這個故事,最大的問題是:如果你手上有一本「死亡筆記」,你會怎麼用?

不同的「正義」,卻有著同樣的扭曲

在故事初段,L 分析「奇拿」是富裕人家的少年/少女,原因是成年人會把「殺人力量」用於私慾,而小孩子得到如此力量,亦難以制定出一個完整的計劃,這個人物側寫應用於夜神月是相當適合的,而相信每一個人看到這段都會想:如果我有「死亡筆記」,又會怎麼用呢?

雁橋在 14 歲時侯,會希望用筆記把不順眼的人都殺掉,隨著年紀漸長,會知道殺人的力量不但可以換來金錢、權力,還可以為一個社會帶來恐懼與不安。當你可以隨便殺人的時侯,要殺什麼人,在什麼時侯殺人,殺人之後的連鎖反應都是值得深思的,如果利用它來賺大錢,相信幾個月就會被警察抓起來了。

如果說用於「正義」去殺壞人呢?這不就和夜神月同樣傲慢嗎?當開始了解到司法制度的複雜性,你就知道這是一種扭曲。畢竟人會犯錯,因而需要一個方式去維持社會穩定,即使在幾千年前巴比倫法律「以暴易暴」的形式亦以同樣精神去制定,把自己幻想成「神」只是一種中二病吧。

話雖如此,雁橋還是滿喜歡夜神月這個角色。他聰明,攻心計,可以不擇手段的利用身邊任何人(包括親人),而他的專行獨斷使他與幾位著名的獨裁者重疊起來,而希特勒、拿破崙都不得善終,夜神月只是走上同樣的路。

當成年之後反而不執著「正義」,因為知道現實社會如《1984》,歷史與正確都是由當權者說了就算的,即使有一天當權者會被推翻,「權力=正義」這一條基本規則沒有改變過,面對那不確定的正義,又怎會有一個永恆的答案?

仔細想想,其實「死亡筆記」的用途還真的很窄。

能成為經典 全憑引起觀眾的道德討論

為什麼《死亡筆記》可以成為一代經典呢?當年被改編成為電影,隨後出現劇集、小說到 Netflix 翻拍,大場鶇那個有趣的設定功不可沒。在引起大家討論「正義」與「人性」的同時,在劇情中把一個中二病獨裁者刻畫得絲絲入扣,漫畫中的鬥智情節相當好看(只限前段啦,後段根本是文字堆…);而古怪偵探 L 的角色亦得到相當多人喜愛。

而雁橋對小畑健的畫風細膩的欣賞,僅次於桂正和大神,從人物表情可以看到他們的「內心戲」,如果換了一個作畫的話應該難以做到。

想提提《死亡筆記》改編成的電影、劇集因應著觀眾群而有所改變,例如 2015 年劇集版的夜神月就刻畫成一個有正義感的青年,最初對於殺人相當反感,而是因為關於其他人的幸福而決定扮演「奇拿」,故事中他對彌海砂有真實的感情,並不忍心殺死她,這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大魔王啊!

而 2006 年由藤原龍也 飾演的夜神月,是一個智障無誤,年代久遠已經把劇情忘記七七八八,只記得看完之後向朋友瘋狂吐槽這部作品,而第二集的結局也實在牽強…原作中 L 是不會犧牲自己尋求答案,因為這就等於自己輸了啊!

很驚訝自己花了兩個小時寫了那麼多,果然談動漫還是我的本業,這部作品要談的話,一篇文章還是談不完。

總結一句話:要看的話,看原著就夠了。

下次也許來談談《爆漫王》和集體創作,還有漫畫的世代交替。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