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記者的傲慢與偏見-談《獨角獸與它的產地: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》一書

你對前顧主怨懟嗎?又會否在離職之後「爆陰毒」?看到 01 Secert 的種種,發現傳媒人還是滿喜歡「狗咬狗骨」的。有記者只是在網上匿名抱怨,但有科技記者甚至利用自己的經驗出書,內容盡見於《獨角獸與它的產地: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》(Disrupted: My Misadventure in the Start-Up Bubble),真是老實不客氣。

雖然裡面談的是矽谷行業,卻出奇的適用於香港的初創,雁橋不打算評論香港的 Startup(也沒有這個資格),卻想分享一下閱讀這本書的心得。

*下面盡量不想劇透,但本書實在太精彩。

從夕陽行業到大撈一筆的科技公司:50 歲記者的第二春

Dan Lyons ,一位 50 歲的科技編輯被《新聞週刊》(Newsweek)炒了之後,輾轉進入了當時火熱的網絡行銷公司 HubSpot ,並得到一個名為「行銷研究員」的曖昧頭銜,而在這家公司一年多的時間,他自稱見盡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,並把他們一一寫出來。

作為《The Secret Diary of Steve Jobs》的作者、《Silicon Valley》的編劇之一,Dan Lyons 以辛辣、諷刺的筆鋒聞名,我們無法得知當中有多少是他刻意誇張的寫,所以並不需要深究每一件事的真確性,而是取其神髓,藉他的故事去理解矽谷的各種問題。

HubSpot 是一家真實存在的公司,創立於 2005 年,並於 2014 年正式上市,他們的股價在持續波動下累計升了 2 倍多,他們在 2012 年被 Boston Business Journal 評為最佳工作場所,而他們的行銷軟件/行銷認證亦有一定地位,如果它實際的情況是 Dan Lyons 所描述的,這並非一家公司的悲哀,而是整個業界的共業。

指出初創公司的種種不合理:胡亂花錢、毫無紀律,甚至是一種邪教?

在 Dan 加入 HubSpot 之前,這家初創公司已經獲得 1 億的投資,上市是如箭在弦,加入這家公司或多或少是為了上市後股票的選擇權,畢竟這是最可能一夜致富的方法。作為一位科技編輯,他訪問過不少初創的 CEO ,亦參與過大大小小的科創活動,但他從沒想過一家如日方中的科技公司,內部是如此…嗯…混亂?

Dan 控訴公司各類的浪費,從辦公室的裝潢、各種無意義的活動、繁瑣又費時失事的會議、打從第一天工作開始就沒有人能決定他的工作範圍、內部的各種權力鬥爭、人們無故被「畢業」(解聘),年紀比較大的員工被針對,同時主張令人大開眼界的「企業文化」。

如果提到最經典的例子的話……這家開發行銷軟件的公司,採用的行銷手法是 Cold Call ,有著過百個「兄弟會」年輕人一邊在喝啤酒,一邊在打電話找潛在顧客,利用這傳統的方式擴展生意,這不是最大的諷刺嗎?

而內部的大部份員工,都相信他們的工作是有價值的,無論是寫「 10 個 xx 的 xx 」等內容農場文章的寫手、不斷 Cold Call 的「兄弟會成員」、忙著辨公室政治的中層人物,在 Dan 眼中他們都真心認為自己在創造價值,而在每一次的公司活動中表現出那難以致信的「歸屬感」,尤如邪教一樣恐怖!

「在以前編輯部的話…」這根本是固步自封的傲慢

即使這本書是從 Dan 的角度寫,但另一角度亦表現出前編輯(更準確來說是媒體人)的傲慢。

在《獨》一書中,他表現出自己對 HubSpot 完全沒有歸屬感,說得更難聽一點就是難群。他看不起每一個在裡面工作的年輕人,也看不起矽谷的運作方式,卻總是以自己的經驗去比較。他認為當一家公司沒有盈利的時侯,CEO 仍然能靠融資、股票、公司的市值大撈一筆,就是一個瘋狂的做法,而他舉出的例子就是 Twitter 與 Square。

無可否認的,從 Amazon 到 Facebook 、Tesla ,他們在前期都是沒有盈利,甚至是燒錢的狀態,AirBNB 在獲得 B 輪融資後亦以「火箭級」揮霍,但這就是科技公司的模樣,也是科技泡沫未爆破之前的一個美夢,你敢說正在燒錢的企業,將來不會獨當一面嗎?

再說白一點,他的觀點就是侮辱不少初創企業的工作人員,當然雁橋知道以「高科技」為名的龐氏騙局多如過江之鯽,然而創投基金 (VC) 只需要在 50 家企業中找到下一家 Facebook ,他們就已經賺回所有了,結合美國自 2008 年後的低利率政策,這根本無可厚非。

就是一位在編輯職位工作了多年的人,討厭這種賺錢方式而已。

 總結:在談媒體沒落之前,先好好反省自己

「你並不是真正的記者,充其量只是他媽的科技博客而已」-《Sillicon Valley》中大魔王對 Code/Rag 的記者這樣說,而在他們眼中「科技記者」的身份是次一等的,比不上新聞記者,也及不上財經記者。

雁橋每日都在看 TechCrunch 、The Verge 、Engadget 與 Tech in Asia ,他們有不少可取的文章,亦無可否認有幾名資深的編輯對於科技有一套獨到的見解,然而亂寫一通還是不計其數。媒體人有一種總覺得自己懂很多,跟不少 CEO 對談,知道他們的 Business Model 或是成功秘訣,同時他們相信受訪者把故事的一切如實告知。

這是一種傲慢,覺得別人也沒什麼了不起,讓自己來做將會好上 10 倍、20 倍的傲慢。即使他們的工是需要以批判者的角色去剌探新聞,卻從沒在受訪者的出發點想過: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。像是《獨》一書的主角 Dan 吧,他是一個資深傳媒人,亦能寫出有趣的文章,然而他看不起 Hubspot 中所有的內容創作者,認為只有自己的一套是王道(他以自己的文章 PV 自豪),卻不懂去協調整個團隊。

這是一種成功嗎?我不敢苟同。

文人孤高,當落下凡間到達商業社會,卻沒有人談過記者/編輯需要更現代化的 Skill Set 和思維。

這也是為什麼大家談媒體沒落吧?

套一句前輩的說話:「你什麼都不是,因為你什麼都沒有!」

*題外話:未必每一個讀者知道,雁橋是科技記者出身的。在流浪前我一直在某科技平台打工,寫文章,參加世界各地的發佈會、展會,然而我覺得傳媒產業出現問題,故此離開香港一段短時間,再接下現在的工作。這一年的改變比起想像中大,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