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雁橋曰】為什麼「窮遊」令你越來越窮?因為你的旅行是負債!

記得近日在一個飯局中,有人問我作為一個旅遊博客,有什麼內容特別受歡迎。雁橋不假思索的回答:「平機票囉!」,在現時世代中,「窮遊」成為種潮流,無所不同其極的省錢:搶機票、酒店優惠、旅行折合、平價上網…然後一年去 N 次旅行,再跟大家談旅行相當有意義。

但你有沒有想過,為什麼開始去旅行之後越來越窮?在旅行之後你的生活真的改善了嗎?旅行又真的如他們口中說那麼有意義,是見識世界嗎?雁橋想跟大家談談旅行的意義。


只帶來「負債」的旅行:香港人的「食買玩」文化

眼見不少名人都以喜歡去旅行見稱,例如各式各樣的旅遊達人、Vlogger 、年輕老板和一年請幾十日假的政府高官等等; Steve Jobs 在年輕時曾經到訪印度、得到上億資金的 Klook 創辨人不也很喜歡去旅行嗎?為什麼同是旅行愛好者,你與他們會差天共地?

因為對於你來說,旅行並沒有為你帶來資產。

《窮爸爸.富爸爸》中把「能帶來現金流」的東西定義為資產,其他例如「信用卡購買奢侈品」、「儲錢投資」或是「房貸」都列為「負債」,我們著重的是旅行這一種體驗是否價值投資,還是僅於消費享樂水平,答案大家心知肚明。

當你的旅行只有食、買、玩、逛街的行程對於了解別的國家沒有幫助;選擇「必食」、「必睇」之地限制了自己的眼光;短短幾天的參觀只能走馬看花,更不用談深入了解;願意花時間在與當地人交流的並非主流;辛辛苦苦搶平機票省下的一千幾百塊,可是在當地購買幾千元的奢侈品…相似的例子不勝枚舉。

說到底,你的廉航機票和 AirBNB 根本是一種負擔!

「窮遊」再進一步:苦行旅遊

省錢去旅行並不帶來資產,而雁橋眼中的「窮遊」、「背包客」文化帶來另一種病態,我稱它為「苦行旅遊」。

傳媒報導流浪者的切入點永遠是:「花了幾多錢?」,甚至雁橋在認識任何新朋友,訴說一年沒有工作的裸辭旅行體驗,都會被問及花費。最初覺得有點生氣,覺得自己的旅程被金錢量化了,後來發現這是病態的「苦行旅遊」文化。

無論你花幾多錢去旅行,徒步、單車還是順風車,旅行的意義並不會因此而改變,重要的是你如何觀察與從陌生的地方學習到什麼。可能是學習到一種新的語言,可能是學習到新的技能,又或是得到全新的喜好,這都關乎心態,而不是旅行方式。

問題開始有人執著於「苦行旅遊」,認為背包客比起旅行團看得多,認為單車、徒步能看更多風光,認為當沙發客比住進 Hostel 、酒店更能體驗生活,但這是必然嗎?我嘗試單車環台,亦試過搭巴士跨越不同國家,Coachsurfing 或是住進朋友的家,在路途上見盡不同的旅人,有時侯他們是享受自己孤獨的時光,希望靜靜的用自己角度觀察城市,你認為他們很「毒」麼?在某些切入點他們看得更深入。

打個簡單的比喻:旅行就像是學習,有人能無師自通,有人需要既定的課程去進步,沒有誰的比較高尚,而某些「苦行旅者」的嘴面,實在令人不敢恭維。

旅行成癮者:一年飛十幾次的旅人

另一個想帶出的問題是,香港人一年去的旅行次數實在太多了。比較基本的一年大約去 2~3 次,所謂的 Travelholic 一年可以去十次或以上的旅行,有些人不斷重複到訪去過的地方,卻找不回當初的感動;有些人專挑未去過的國度;擴闊了的未必是眼光,只是所謂的「旅行地圖」。

用一個經濟學的簡單原理:邊際報酬遞減定律 (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)去解釋的話,就是旅行的次數太多,每一次旅行的效用、使人興奮的感覺或是珍貴程度都不斷下跌,看似划算的「窮遊」效用只會越來越低。

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?雁橋也理解到我們最缺乏的不是錢,而是時間!年初總出現大量「請假攻略」,為的是省一點假期去多兩次旅行,或是把公眾假期與 AL 接駁起來去一個稍長(或許是 10 天、20 天)的長旅行,畢竟我們不像巴西人每年都有最少 30 天的假期(他們政府有規定,法例亦保障員工可以連續離開一個多月工作),要裸辭旅行的機會成本亦一年一年的增加。

可是,與其要折衷的走馬看花,不去旅行也是一個選擇啊!我的經驗是:一次畢生難忘的長旅行更能充實你的人生。

如果談「價值」,就必先令「窮遊」有價值

在文章刊出之前,看到《車窗望》的一篇文章,裡面提到香港人重視「意義」,也許是如此過去幾年「旅行的意義」被無限放大,每個人都抱著自己一套「意義價值」踏上旅程,我想批判的並非旅行本身,而是需要認清事情的價值。

對雁橋來說「吃喝玩樂」是一種價值,令自己放鬆也是一種價值,而自我滿足感當然亦是一種精神價值,上文批判「窮遊」的背後並非說這是無用功,而是希望喜歡旅行的人如何把它做得更好。

畢竟,最能夠把旅行變成經濟資產的職業,可能是水.貨.客。

(呃……旅行博客也可以啦)

後記:倒自己米「旅行博客」?只是嘗試探討價值

我會寫遊記,也喜歡旅行,從多次批判「窮遊」這種態度和思考。有人說雁橋是一個「倒自己米」的博客,這我永遠不否認,這也和個人經驗有關。

在幾年前喜歡談「夢想」、「改變」、「衝出 Comfort Zone」、「趁年輕冒險」,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太輕率了,每次有人問我去裸辭旅行有什麼感覺的時侯,我第一個反應是:慚愧,我慚愧過去沒好好的負責任。

旅途是否開心?的確很開心。

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重來一次,即使現在的生活有部份是因為流浪而造就的。

延伸閱讀:

【雁橋曰】達人咁易做?反思旅行作家這回事

【雁橋曰】 移民厄瓜多爾?你玩鳩人咩!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