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雁橋曰】「記者 KOL」 只是一種可悲的「四不像」

每天一更的生活有點吃不消,但看過了依莉詩石先生的文章,特別有感覺。我們仨都曾經是某大平台的記者,亦先後開展了自己架網站的道路,談到「從記者到 KOL」或者「記者 KOL 化」,特別有感覺。當中不同的,你打石先生會找到 Engadget 的文章,打依莉詩會連結到 unwire.hk ,而雁橋卻是正職工作以外的筆名。

我始終無法同意「記者 KOL 化」這一個念頭,然而人在江湖怎可能每事都涇渭分明,這不是對同業的批判(我也無資格批判什麼),還望前輩們賜教。

「記者 KOL 化」成因:強調「個性」的媒體取向眾 Fans

先從 「記者 KOL 化」這個現像的成因講起,雁橋於 2012 年入行成為記者,這種想法早已萌芽。「要做一個有血有肉的 版主 ,而不是一個面目模糊的 小編」,這是「版主 Eddie」這個名稱的由來,至今也是朋友間的一個戲稱,然後這個生態在幾年間變得流行,例如文章的標題可以是:「編輯 XX: 這件產品很有趣」、「編輯 xx 帶你睇世界 10 個拍攝景點」、「xx 評:性價比一流的手機」,而記者、編輯亦逐漸在幕前出現,蔚然成風。

對於媒體來說,優點當然是增加讀者的 Stickiness (黏著性,直接翻譯),令到每一個媒體更加具「個性」,因為在科技新聞通常依著發佈會、新產品開賣、產品測試和每年的幾個大展,每一家網媒都大同小異的時侯要突圍而出,很講究 Stickiness ,也就是眾 Fans 的能力。

可是要有一個具備「意見」、「見識」、「資訊」的人相當難找啊,那媒體就把旗下記者推上臺面,無疑這是一個有效的方針:開始有人記得「版主」們的意見,有人會參考「版主」的分析,而亦會因為某個名稱你點進一篇文章:無論讚定係彈。

至於《100 毛》旗下藝人/偽人(沒錯,他們的定位是明星)和 BE 的明星級編輯,又是另一個層次的產品,甚至與「記者」本質背道而馳。

媒體資源下放與門檻降低 進一步推動「記者 KOL 化」

另一個出現「記者 KOL 化」的原因是素人創作門檻大降,在 Facebook 、Instagram 出現後可以簡單解決「分享平台」、「傳播資訊」、「聚集讀者」的問題,Facebook Fans 早出現於 2007 年,直到 2010 年直接變成可以 「Like」的 Page (前身是 be a fan of) ,可以說是「歷史尤久」的一個產品,但香港在 2012 年後才開始流行以這個方式做個人平台,現時香港有 876,000 個 Page Admin 帳號,佔全球的 16.53%(資料來源:Jan Tech Blog),稍稍落後於新加坡,但從人口去考慮其實是很瘋癲的一件事-總人口 3.189 億的美國亦只佔 20% 多一點,所謂的「幕後玩家」隨時在身邊。

在潮流帶動下,亦有「職業 KOL」的出現,雁橋比較常看的有《我是公關仔》、《廣告狂人》,同時少不免記者亦把公司資源拿來做私人生意。這並非在 2017 發生的事情,早於 2012 入行時已有聽聞,只不過做得更赤裸裸、更露骨、更無底線。

說到這裡要先戴頭盔,不要一竹竿打一船人,但在職業操守與顧員合約下,公私盡量分明對雙方長遠發展更好。當然涇渭難分的情況還是會有,又討論又是另一篇文化。

回歸主題:雁橋認為記者不應該成為 KOL 。

身份上的矛盾:記者 vs KOL

為什麼記者不應該成為 KOL?從他們的功能與責任去看。

記者(無論是 Journalist 還是 Reporter) 職責是透過採訪、接觸新聞發生將其真相及意義,透過報導呈現去觀眾眼前,無論是專題、調查採訪、專訪、直播新聞都是傳媒前線的代表人物,應該執著的是資訊背後的「真相」與「意義」,而能否用一個好的 News Angle (新聞角度)去表達資訊,是記者價值所在。
就拿我熟悉的方面範疇講:手機。

記者從第一線得到資料,進行整合,再於現場採訪讀者最需要的資訊,可以是規格方面、定價、手機功能、顏色、開賣日期…再整合出一篇文章,有人會把這種方式形容為「機械人」,然而取材、刪減、提供額外資訊(手機比拼)甚至編採方針都需要事前考量,並非一個 “Freeboot” 行為。

然而 KOL (Key Opinion Leader) 的身份是某個業界的重要人物,他們的意見可以左右大局,他們在某一個領域有過人的洞見(Insight),而每一句他們的說話亦備受尊重。普遍來說資深記者是傳媒業界的 KOL ,難以成為一個業內的專家,在某一個領域研究得登峰造極卻仍然當記者的?當然有,我認為是香港僅存可以談論頻譜的專家,但他在當記者的同時亦花了多年時間鑽研。

舉個簡單例子:所謂的「達人」可否指出 ARM 架構與 X86 架構基本差異,以及指出以 ARM 架構作出虛擬 x86 環境下有機會出現的問題。這對於科技界不重要嗎?這是微軟於 2017 希望進行的事情,而他們表示「不會出現問題」就是完全真確了嗎?

記者並非 IT 專業,卻可以找尋專業人士訪談意見,補充自己知識不足之處。

再說,現時有兩類常見 KOL 類型:資訊型、明星型

資訊型:在某業界有領導地位,為大眾提供實用資訊/洞見,說話可以影響業界。這需要在某業界浸淫一段長時間,吸收日月精華而並非靠 Wikipedia 與教科書。雖然他們亦會進行資訊整合的過程(例如個人喜歡看 Jan’s Tech Blog 的統計數字),但結論加入了長期累積的結晶。

記者比較有可能成為這種 KOL ,前提是你要在行業混得夠久,也夠努力的去學習自己報導的領域,儲下了一定人脈再轉職到特定領域,而通常我們會叫這個行為「轉行」,而不是「記者 KOL 化」。

明星型:透過獨特的表現方式吸引讀者,易見於 Youtube 與各種直播頻道,又或者以面容姣好的年青女性為主。他們未必能時常提供資訊、洞見,但可以定時在社交媒體看到他們的日常資訊滿足了人類的娛樂需要。其身份有如上一代明星,定期為人生提供笑料/花生,有時又能引起我們共嗚。

但「明星」是否一定要出名?就以 FHProduction 作為例子,他一直以「熊仔頭」面目示人,但作為去年 Youtube 的贏家,並非他特別有 Insight 或是活得比較「深入」,反而他談的都是人之常情、大眾日常發生的大小事,利用有趣的表現手法去吸引目光;同時史兄也是一位不見真面目的「明星」。

當然兩種類型並非二元分立,例如王自如能提供詳細的手機資訊,我們喜歡的往往是他本人(與團隊)的表達方式;項明生有著多國旅遊經驗,形象卻是比較偏向「旅行明星」,有像台灣 Youtuber 超立方般對美漫背誦如流的達人,同時亦用幽默的聲調和表現方式搏得掌聲。

說到底,記者能夠做好哪一類的 KOL ?

遠的不說,你們是否知道 Kaiman Wong 花了多少年在 DigitalRev 才單飛?足足有 7 年那麼久!而一開始 DigitalRev 是 e-commerce 平台,Youtube Channel 在 2007 年開始,印象中他們亦從未提過自己是「記者」,而在 170 萬的平台離開後,現時他有 20 萬以上的訂閱者。

於我而言,他是一個提供資訊的明星。

沒有大平台支撐 一切都是殘酷的

當記者離開了平台,也許靠著與公關的關系仍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新聞稿、可以參與某些發佈活動,保留著「資訊新鮮」這個優勢,然而沒有用心去鑽研過某一個領域,早晚黔驢技窮;而失卻了每日為自己「賣廣告」的平台,自己做 SEO 與社交宣傳之下效益天差地異,建立品牌的時間往往是兩、三年,而 Facebook 不斷迫使人課金也是一個大問題…

很喜歡博客前輩的一句說話:「當你不靠任何外力推動,你仍然有一定影響力,那你就有資格做 Blogger 了」 ,而當中有幾多個前記者跨越這個門檻?

更殘酷的事情是以 KOL 作為記者的出路,也就是你想用這個身份去賺錢吧?也就是自營生意的一部份,那麼你的身份就是「老板」了,在記者年代沒有受過相應訓練和累積相應經驗的往往會碰壁,一直用著記者身份去兼營個人網站,停留一個看似安全的 Comfort Zone (因為你有糧出),卻走不出大世界。

後記:當 KOL 變成死亡 Flag 真係咪搞我

在文章完結前,想起柳爺-柳俊江。他在 2011 年提到記者淪為「車衣女工」只能跟上頭「照單執藥」,當時聽起來沒什麼感覺,後來才領會到問題所在。當失去 News Angle 自主方針,記者自然覺得發展有限、工作苦悶,而近年甚至發展利用科技與大數據取代部份記者工作,無法把經驗變為食糧,會沉淪亦理所當然。

至於雁橋是否想成為 KOL?去年講笑又講過一次,已經係某網站備受批評;過兩個月學妹的訪問登出,她亦因為「愛情」KOL 這個稱號飽受抨擊,自稱 KOL 有如死亡 Flag ,自嘲的話也可免則免,曲線的話戴頭盔比較安全。

話說回來,當過「記者」的習性會改不了。例如喜歡文章參考大量各類型資訊再整合(記者做事手法),再三用各種參考書/網站求證(求真),這完全反映在《雁橋曰》的編輯方針。

喜歡我的文章,那應該 Like 雁橋曰 支持下,不定期分享流浪扎記/所見所聞。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One thought on “【雁橋曰】「記者 KOL」 只是一種可悲的「四不像」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