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THCS#2】苦澀與甜美的交會 Browny At Industrial

雁橋與可兒的相遇是巧合還是緣份?我不想下一個定論。我們在人生路上跌跌碰碰,以往或許順利過,亦有所失意,可是來到這一個時間點,沒有人知道將來會如何。就像我們第二杯咖啡,原來預定到 Toolss 感受一下文青的氣息,卻考慮到星期六將會人滿為患,臨時決定轉到工廠區的 Browny At Industrial 。

難得悠閒的星期六,我們的第二杯咖啡。

香港有名的咖啡店不少,要談有上次到過的 KnockBox 、獲獎無數的 Cupping Room 、N1 Coffee ,可是當你肯發掘會找到為數不少的「山林隱逸」,《花見月》的陳飛龍是一個例子,在工廈區亦有為數不少的咖啡人在默默耕耘,可兒找到的 Browny at industrial 就是隱於野的一個「小隱」,它位於金豐工業中心 4 樓,假日應該沒太多人會過來逛,我們都預計比 Toolss 舒服得多。

推開大門主8去,是以白色為主調的咖啡店。窗口空出一排位置很適合雁橋這類孤獨患者,上次可兒陪我坐吧台,這次順她意思找個桌子坐下。

如果我們第一間的主題是開始,這一次我想可兒感受苦澀。在認識雁橋之前她是完全不喝黑咖啡,喜歡的是星巴克的 Green Tea Latte 星冰樂,又或是甜得不像咖啡的糖水,Single Orgin 精品咖啡開展了她的咖啡之旅,我想帶她走得深一點,來嘗嘗我每隔幾天喝一杯的 Espresso 。

好喝的 Espresso 在香港超難找得到,有一家排長龍的日本過江龍提供的 Espresso 與泥水無異,喝過一次 Crema 香氣不明顯,完全浪費咖啡豆精華;連續的更不用說,那些只是便宜補充咖啡因的方式,不是一種享受…要在香港找一杯合格的 Espresso 不難,能否跟意大利喝到的比肩那就難講了。

雁橋仍想念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站著喝 Espresso 打 Blog 的日子。

在 Espresso 以外再來一杯 Single Origin 精品咖啡吧,可兒第一次喝肯定受不了那種濃度。感受過哥倫比亞的「藝妓」後來一杯非洲的 Kenya 吧,Barista 介紹有深烘焙與淺烘焙的兩種 Kenya AA ,亦有第三種給我試喝,考慮到她的口味,淺烘焙下 Kenya AA 的花香突出,有試過像玫瑰般濃豔;不用細想就這種吧,深烘焙等她習慣了再算。

把豆了磨碎了,香氣跟我想像中的一樣濃厚、芬芳,帶點像是檸檬、果皮的氣息,無從判斷這是否適合,也是一種體驗,順便也點了個「桂花豆腐芝士蛋糕」,畢竟外面不太常見到啊。

先來到的當然是 Espresso (手續簡單太多),會被稱為「濃縮咖啡」是因為用壓力快速把咖啡的精華帶出,短時間的淬取使一杯 25ml 的咖啡包含全部的精華所在,在歐洲年輕人喜歡加一匙糖進去再一口乾掉,在底部仍留著大量未溶的糖;我喝過最好的 Espresso 是不必再增添什麼,酸度與香氣突出,花個兩三秒趁熱乾完,然後享受那悠長的餘韻。

上次跟她談了日曬和水洗的分別,可兒記得幾多呢?

在 Browny at industrial 喝到的 Espresso 沒有印象中那杯完美,可是遠比連鎖店沒有靈魂的好,甚至比起一些空有名氣的排隊名店出色,我喝到酸味突出帶點檸檬味的 Esprsso ,可兒喝了一口倒感覺很苦,很苦,相當苦…表示我要把它喝完。

對你來說,還是太早了吧?

然後 Kenya AA 也來了,咖啡師特地分開兩個杯子。小的透明玻璃杯是預先冷藏過,目的是在咖啡未氧化時可以喝立刻喝到,感受第一輪的味道;大的陶瓷杯就是提供慢慢的變化與享受,可兒似乎很喜歡這種細心的安排。Kenya 在淺烘焙時芳香真的特別明顯,沒有豆子剛磨好的那種濃密,稍為變得溫和的感覺很舒服;喝到第一口的感覺是胡蘿蔔,再來酸度是柚子、檸檬酸中帶澀的感覺。$50 一杯手沖算物有所值嗎?如果口感做得再乾淨一點,雜味減少我會願意給更高的價錢。

再來是「桂花豆腐芝士蛋糕」,那個豆腐與芝士的配合相當棒,可兒一口接一口的吃(當然我也分擔了一些脂肪),倒是那個桂花果凍沒有加分作用,作為陪襯也給咖啡的芳香所掩蓋,也許甜度高點作用會較明顯?但這樣就失去桂花清香的特點了,下次配比較重口感、Nutty 的咖啡配這個可能更好?反正這裡有 Encore 的價值,答案可以留待下次揭曉。

在 Browny at industrial 有一種悠閒的氣氛,Barista 會過來跟客人閒聊,擺放著的書有些很罕見(一杯以科學解說咖啡的我相當有興趣,應該會找來看);亦有手作人寄賣公仔,他們有賣自家的旅行咖啡包裝,看似雜亂無章最後又能自圓其說,如果能早一點找到這個地方,我應該每星期就過來自閉打 Blog 吧?這邊有免費 Wi-Fi 可是插頭不多,有些客人喜歡坐在吧店跟店員們聊天,我追求的小店應該也是賣這種人情味。

「文青」這個字眼給我的感覺是急著表現自己,而缺乏交流。Toolss 一類給我感覺更為強烈,到最後我們在網絡上看起來很酷、很懂生活,對社會、人生又有什麼意義呢?我寧願有一家咖啡店可以慢慢跟老板談天說地,隨即想起一間咖啡室,可能是雁橋與可兒的下一個目標。

對了,Barista 跟我們說在荃灣有分店,改天去買件蛋糕回家吃。

100 杯咖啡仔細數一下,即使一星期一杯亦是兩年的計劃,我們希望能做到最尾。在這個世代關系變得相當脆弱,我們可以簡單決定簽下兩年的手機合約,卻太多人無法堅持兩年的感情。難道人就像《圍城》般永不能知足,當沒有的時侯才懂珍惜感情的美好?過去經歷的事情都有意義,都影響我們現在的模樣,在許下承諾的一刻就知道,我們將會做到。

有一句話是這樣:「可以接吻的時侯,就不忙說話」,要可兒欣賞 Espresso 的苦澀還是太早。希望有天我們可以同樣點一杯 Espresso ,一起乾杯去體會那種濃烈的衝擊感,在於沉默中享受餘韻。

 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