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THCS#1】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The KnockBox Coffee Company

每件事情都有開始和結束,像我喜歡的電影《500 days of Summer》一樣,熱情過後的日子會很難熬,卻是為著 Autumn 而準備。在 5 月我結束了一段旅程回到香港,開展新的事業、興趣、人際關系,在這個時侯我認識到一位女孩-可兒。 而我們開展一個挑戰計劃:The Hundred Coffee Shop ,一起逛完 99 間咖啡店,再泡出一杯屬於我們的咖啡。

第一家咖啡店,是雁橋喜歡精品咖啡的開端: The KnockBox Coffee Company

(這篇的圖已經救不了,所以是一篇沒圖的blog)

我與手沖咖啡的第一次: KnockBox Coffee Company

從什麼時侯開始喜歡咖啡呢?時日久遠已經忘記了,只記得在 10 年前喜歡買咖啡豆回家嘗試,再到不同的咖啡店看書打發時間喝咖啡,到找到記者工作後每天到連鎖咖啡店喝難飲的 Espresso,直到 2013 年才偶然在黑布街找到 KnockBox ,在初代的《雁橋曰》還有短短的食記,當時的文字拙劣我也不宜公開,那時不是我第一次接觸手沖咖啡,卻是我第一次明白到 Hand Drip 有多博大精深。

在認識 KnockBox 之前總喜歡喝 Espresso ,喜歡 Crema 層層香氣、濃郁的感覺亦難以取代,後來用零用錢在家中添購了莫卡壺濃是夠濃了,卻無法把 Crema 帶出來。當時在家中用便宜的 V60 濾壺,手法亦不甚講究,泡出來的咖啡總是缺乏層次,而第一次在 KnockBox 喝到的 90+ 在價錢和質素上亦令我大開眼界。

不管怎樣,我已經回不了頭。
亦要趁 THCS 計劃好好毒害可兒,第一間就帶她過來。

世界上沒有永恆 物是人非

回來香港之後我並非沒有過來 KnockBox ,反而黑布街的 Tap the ale project 、HeSheEat 、拉麵來都是我喜歡的食店,唯獨每到周末打算過來喝杯咖啡時,KnockBox 總會客滿直到晚上 7、8 時,有水準的店紅了是必然,可是我喜歡的咖啡師聽說也自立門戶。上次介紹陳飛龍時談到同樣的咖啡豆,不同的咖啡師沖出來亦能有明顯差異,我想應該找不回當初的味道了,這家咖啡店也回不到 2013 年的模樣,試問世上又哪有事情可以永恆呢?一切都逐漸在變,而地球那無情又緩慢的變動,每分每秒也在消磨著我們。

給可兒點了一杯哥倫比亞 Finca Inmaculada 農場的 GeiSha (藝妓)手沖,水洗處理味道會較乾淨鮮明,酸度較高亦容易讓她感受到層次;自己私心的點了一杯 90+ 的巴拿馬 Perci N2,想回憶一下第一杯令我難以忘懷的 90+ 咖啡,Tasting Note 寫 Plum 、Cherry 、Herbal 應該偏甜吧,也適合我的口味。

Barista 首先為可兒沖她的 Geisha ,豆子磨好後散發出花香、果皮的香氣,喜歡香味的她看起來相當興奮,然後她對手沖咖啡的處理方式:加溫、悶蒸、注水感到相當興趣,我就知道對於她來說這種感覺很新鮮才拉她坐在吧台前,感受咖啡師的功架;咖啡的酸味鮮明,她說在稍冷後漸漸變酸再變淡,有一種很悲涼的感覺;隨即我想起《咖啡》的歌詞:

一場無味的愛情像個謊話 甜的時候只相信它
苦了以後每一句都可怕 人怎麼會如此難以了無牽掛

剛開始的時侯總是難以感到瑕疵,滾燙的一切麻木了舌頭,到漸漸冷卻了之後會變美;有人享受這一種變化,有人卻難以接受,想找回最初的模樣,可是失去了的味道無論加糖、加奶、加什麼進去亦難以復原,只會令美好的咖啡變得一塌胡塗,過去的戀愛就教會我這種變化。在跟可兒聊咖啡的各種處理法,日曬、水洗、蜜處理…我的巴拿馬 Perci N2 也完成了,經過日曬發酵很 Winely ,可兒說這杯衝擊感比較強,她也比較喜歡,香醇的口感冷卻明顯變得圓融,喝完最後一口我仍然陶醉其中,美好的一個晚上。

望著可兒,她說很想藉體溫去延續那杯 Geisha 的花香;的確沒有滾燙的熱情,就沒有那片刻的芬芳,我們的人生亦只「一期一會」,稍一不慎錯過了就只有遺憾。人們往往在大千世界走馬看花,錯過了身邊的種種,而懂得珍惜的人面對世界,有時亦無能為力。

想留住這一刻的芬芳,只怕加上我的體溫亦不足夠。

環遊世界後對南美的咖啡產地開始有點概念,下次要不要去中美或是非洲?

IMG_0941
有著不同處理方式,個人很喜歡哥倫比亞的咖啡豆,有當地的朋友告訴我那是「窮人的藍山」,可是不同產地質素太參差,我很難同意他的說法…最少我在哥倫比亞喝到的已經有明確高低之分。
IMG_0933
坐在吧台咖啡師會比較方便沖泡咖啡,可是我跟可兒講解咖啡豆處理法相當不好意思,相當班門弄斧。酒吧有一種禮儀:不可以在酒吧擺出自己很懂酒的樣子,這是對行家的尊重,真的真的很對不起。

無論如何 珍惜僅有的時光

經過 8 個月的流浪,我有一種「時日無多」的感覺。想加倍努力發奮向上,在險惡的社會力爭上遊,甚至可以不擇手段,遺忘自己的初心。認識到可兒,一起回到我最初的起點-KnockBox 。在這個大城市之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哪怕是一個不起眼的齒輪亦在起他的作用,慢慢的我們埋沒在社會洪流中,眼神亦漸變得空洞。

我記得因為「裸辭」的勇氣踏出旅途,亦因為這樣認識到一個很重要的人。

在 KnockBox 我們沒有喝 Espresso ,卻把我從冬眠中再次敲醒。

在第一杯咖啡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:不能在下班後一起去喝咖啡,那只會成為妳晚上睡不著的藉口

手以前 KnockBox 的 Espresso 是沒有分「口感型」、「香氣型」,現在倒是分開了兩款。在離開香港之前我兩款都嘗過,感覺酸味較突出的香氣型較適合自己,較 Nutty 的口感型倒適合與牛奶調配。

IMG_0940
KnockBox 在星期五晚上有試飲活動,我是一次都沒有參加過,以前下班實在太夜了。或許換了工作後可以試一次?

KnockBox 地址: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