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電影】用有限的時間珍惜妳-《無痛失戀》

嗯嗯,最近在個人 Facebook 談太多次 LeTV(樂視盒子)了,甚至被朋友問我是否收了廣告費。作為一個三流人氣(可是有一流功架)的寫手,這階段要有廣告還是比較難吧?暫時在香港樂視盒子算是一個價錢不太貴,又可以看大量老電影的方案,港產片有張國榮、張學友、劉德華系列,而外語片有我喜歡的《非常外父》系列,還有今天要談,勾起我無數回憶的佳作-《無痛失戀》。

***以下有雷 ***

Joel :I’m exactly where i wanna be.

《無痛失戀》是一個關於忘記的故事,關於逃避一段感情。

故事開端適聚在情人節前夕,飾演 Joel 的發現前女朋友 Clementine 顧用公司洗去他們之間的記憶,並和一個年輕小子開展新生活。一努之後他來到記憶清除公司,要求醫生幫他洗去跟 Clementine 的回憶作報復。可是在清洗記憶的過程中,他需要從溫一次兩人之間的事情,每當過去甜密的片段泛起,他就想反悔,可是一切都已經太遲…當他一覺醒來,已經不知道忘記了什麼,所有的過去只是一場宿醉。

可是很神奇的,他本能放棄上班跳上往 Montauk 的列車,在那邊遇上一個頭髮顏色很奇怪的陌生女子,那個人是誰不用我們多說吧?正是同樣失去了記憶的 Clementine!有人說個性決定命運,即使失卻了一段人生,本性就是本性,不是可以隨便動搖的事,而結局我希望大家自己看,畢竟這篇文章的意義就是想大家重溫一次這套電影啊!

看過的電影有千百套,卻沒幾個演員我能記得下來。沒有把 Jim Carrey (占基利)忘掉的原因是他的表情。大眾對他印象較深的不外乎是於《變相怪傑》中的主角 Stanley,又或者是《神探飛機頭》中的浮誇員出吧?新一代認識他應該是《Yes Man》跟《衰鬼上帝》,占基利的喜劇以浮誇的表情見稱,可是他的實力不只如此。我很喜歡《楚門的世界》(The Truman Show)中最後一幕與「真實世界」的互動與在《無痛失戀》中他所演的 Joel 與回憶中的女朋友 Clementine 道別的對白:

Come back and make up a good-bye, at least.

Let’s pretend we had one.

這段短短戲令我想起每一個前度,幸運的我能夠跟大半有正式的道別,沒有生氣,沒有怨懟與怒罵。把自己應該做的事做好,該拿的拿走之後,是時侯說再見了。可我還是對上一段感情難以忘懷,我也希望有記憶情除公司能幫我忘掉那該死的,不應該發生的愛情。

在電影中很有趣的是,女護士與醫生也有一段被遺忘的感情,兩人之間是不可能的,這段關系只為大家徒添壓力,在忘記了一段之後女護士仍然景仰著醫生,卻不知道曾經有一段禁忌的戀情發生。我們每天起床的時侯又有沒有忘記了哪一個人呢?我們再看衣櫃裡面的舊照片、首飾、禮品,又記得背後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嗎?

在中段女護士引用了尼采的一句,我覺得很諷刺:

Blessed are the forgetful: for they get the better even of their blunders.

善忘的人都很幸福,可是我不幸福
即使雁橋是一個很善忘的人,卻沒法忘記你。

再看一次《無痛失戀》是下定了決心,把關於你回憶凌遲處死。

翻看很多文章,他們都喜歡引用英文片名 (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)的來源,有 Google 的時代人人都可以找到,這是來自英國詩人 Alexander Pope 的詩:

“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’s lot!
The world forgetting, by the world forgot.
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!
Each pray’r accepted, and each wish resign’d”

別叫我翻譯,我也不會裝懂。

如果有天樂視人員看到這篇文章,請參考一下我這位用家的意見:多引入韓國電影吧。
私心很想看《極速緋聞》,朋友們有開心版也請 Share 給我,在我的 Facebook Page 雁橋曰可以找到我。

雁橋

足跡踏遍 40 + 國家的旅遊者,旅人中年發現愛上科技與編程,戒酒後更喜歡咖啡香氣,希望以文字令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